旺彩彩票

||||

石黑一雄新作《克拉拉与太阳》是AI版“海的女儿”?

作者:范佳来 来源:澎湃新闻 
关键词:

作为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出版的第一本小说,石黑一雄新作《克拉拉与太阳》一经出版,就受到广泛关注。小说通过人工智能克拉拉的视角,讲述她努力融入人类社会并保护少女乔西的情感故事。

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,石黑一雄提到,他的初衷是创作一个体现人性之"善的人工智能形象:“她就像一面镜子,照射出人类的善良和纯洁,她想保护少女乔西,她既是乔西的父母,也是兄弟姐妹,到最后,当她曾经照顾的孩子不再需要她了,她变成了垂垂老矣的祖母,最后化作一抹悲伤的回忆。”

另一使他深思的问题是,快速发展的算法、大数据和人工智能,是否会改变定义人类的方式?“人类如何养活自己,如何为自己找寻到自我存在的意义和价值?现有的社会体系将如何运转下去?如果机器人可以比人类有更高的工作效率,这是否会带来整个社会的重构?”

4月10日,《克拉拉与太阳》的新书分享会在思南文学之"家举办,作家小白、张怡微、陈楸帆和上海译文出版社副总编黄昱宁分享了自己的阅读体验。

 

活动现场。本文图片 主办方提供

用简单的爱战胜人性的复杂 

十七年前,石黑一雄曾经写过科幻小说《莫失莫忘》,并被改编成电影,在世界范围内广受欢迎。十七年后,他又一次涉猎科幻,并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,称这两本书是对彼此的回应。“人类存在的意义是什么?人类是否有灵魂?人类之"间的相爱意味着什么?这是两本书共通的话题。”

从科幻作家的视角,陈楸帆提到,石黑一雄的写作方式和传统硬科幻存在差异:首先是他不追求世界观设定的完整性,将某些背景设定巧妙地一笔带过,同时将情感代入到故事中,而不是细究某个细节是否科学。其次,在细节的处理上,石黑一雄也更多地使用视觉化的呈现,让人们感受到人工智能原来是如此看待世界的,用诗意的文学表达取代了冷冰冰的数据推导和逻辑。

在作家小白看来,石黑一雄的精髓在于“点到为止”,例如书中写到人工智能克拉拉对太阳的信仰,回避了复杂的理论分析和来龙去脉,只是用童话般的视角去分析了整个故事。“天真的克拉拉信仰太阳具有无穷的力量,我一直以为这里会失败,没想到最后成功了。”他也提到了作家双雪涛的解读:这是用最简单的爱颠覆了人性的复杂,用天真战胜了反讽。

 

《克拉拉与太阳》

AI版“海的女儿” 

而在作家张怡微看来,这是一个关于牺牲的童话故事,就像《海的女儿》:克拉拉在橱窗的时候观察着路人,就像小美人鱼在15岁时露出海面一样。“小美人鱼跟巫婆做了第一次交易后拯救了王子的生命,想要嫁给王子,这时她发现了人性的复杂——王子很爱她,但是却不会娶她。”

之"后,小美人鱼的姐姐们用头发换取另一次和巫婆做交易的机会,要小美人鱼杀死王子,用他的鲜血恢复自己的尾巴,但是她却不愿意,并跳进海里化作泡沫,永久守护着海洋和人类。这样一个悲剧性的故事里,体现的是作家安徒生对爱的理解:爱就是牺牲。

“在文学作品中,人工智能一般都是人类的牺牲品,《克拉拉和太阳》的本质是一个古老的童话故事,但是用全新的方式讲述了出来。”张怡微提到,这样“自我欺骗”的写法在石黑一雄的作品里并不陌生,他在一片废墟中回看人类文明,审思自己跟人类、自然的关系。

“在书中,克拉拉以自我欺骗的方式拯救了少女乔西,使自己的牺牲拥有合理的借口。但是我很好奇的是,人工智能的自我说服和人类美化自己的弱点有什么区别?既然人工智能的弱点如此明确,它永远不可能成为主体,只是一个牺牲品,自我说服的意义又何在呢?”张怡微表示。

当人工智能进入文学书写 

“人工智能题材的文学作品出现最多的是1980年代中期,可以看到各种和人工智能有关的小说、资金投入、政府参与还有文化产品的创造。”小白提到。自从深度学习算法、神经网络等新科技出现,例如麦克尤恩、石黑一雄这样的著名作家,都不约而同地注意到了人工智能这个主题。

作家总是在寻找写作题材,这是一个非常正常的响应过程。麦克尤恩、石黑一雄的文学作品和传统硬科幻的一个显著区别是,他们都把人工智能机器人写得比人好,因此最终的立足点还是在人性,而非逻辑和世界观。

“其实,他是透过克拉拉的视角来观察人性中的问题。”小白说,“爱是会变的,有时候是一瞬间,有时候是一段时间,它会变,但是克拉拉一直没有变。小说谈的是无解的问题,不能说最后给出了一个什么答案,但是透明地呈现出内在的矛盾,在作者心中,这两种矛盾在互相搏斗。人类越是不相信克拉拉的无私,克拉拉越是向我们呈现人性罕见的纯洁无瑕,这样的斗争是非常感人的。”

 
网站导航 | 意见反馈 | 投稿指南 | 联系我们 | 招聘英才 | 出差审批表 | 法律声明 | 图书购置使用及保管审批单 | 保密知识宣传

版权所有:旺彩彩票

联系地址:北京建国门内大街5号旺彩彩票数字信息室 邮编:100732